【胜茶/万圣节paro】下著雨的那个夜晚(2)

设定 :一百七十岁(相当于人类的十七岁)的魔女丽日和七岁的狼人爆豪的故事

#有OOC 有OOC有OOC

#年龄操作有

#废成渣的文笔 ,不固定的文风

【第二章-梦与谜】

“好热 ……”

爆豪胜己睁开眼睛 ,陌生又熟悉的景象闯入视线,夏天的树林 ,热辣的阳光打在脸上 ,吵杂的虫声几乎将他淹没 。他试著回想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脑袋却混乱不堪 ,腹部传来的刺痛也阻碍了思绪 。

完全无法思考 。

不安的感觉渐渐浮起 ,身体不正常的发热 ,爆豪试图找出不祥预感的来源 ,然而答案却在这时自己显现 。

“小胜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脑袋嗡嗡地炸开了 ,混乱的思绪重新排列 。

不 …

不要 ……

为什么总是这样 ,总是做著一样的梦 ,以一样的结局收场 ,像个弱者一样不断回想过去 。

什么狗屁梦都去死吧 ……

脑袋开始运转 ,但现在爆豪宁可不要思考 。他无力的看著重复无数次的梦境 ,直到黑暗将他吞噬 ………然后惊醒 。

丽日回到客厅时看到狼人已经醒著坐在沙发上,感到有些惊讶 ,狼人的回复力果然不容小觑 。

“你醒了啊 !”

丽日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有善 ,女巫在狼族间的名誉不怎么好 ,她可不想被当成什么绑架犯 。

狼人听到她的声音 ,转过头 ,

“现在最好 … !!!”

像是早有预谋一般 ,狼人从沙发上跃起 ,伸出利爪 ,尾巴高高竖起 ,低声的嘶吼著 ,就像随时会扑向丽日 ,将她撕裂 。

事情好像变得复杂了 ,丽日一边这么想著 ,一边盘算著要如何让狼人冷静下来 。还未成年的狼人在拥有魔法的女巫前显得不足为惧 ,但是如果又伤到他就不好了 ……果然只能用“个性”了。

“你先冷静下来 ,我不是什么可疑人物啦 !”

丽日这么说著 ,一边将自己的手缓缓举高 。狼人完全无视了她的话 ,只是继续吼著 。

两人僵持不下 ,没有人移动 ,屋里安静的奇怪 ,空气仿佛凝结 。

下一瞬间 ,狼人扑向丽日,利爪恍若刀刃 ,毫不犹豫的挥向丽日 ,丽日赶紧闪开 ,脸上却留下伤口 ,鲜血微微渗出 。

“以小孩来说很厉害呢 ,但是 …”

丽日伸出手碰了狼人的肩膀 。

“什么 !?”

狼人从地上缓缓 ……漂起 ?

“现在最好不要乱动哦 !不然伤口会裂开的 。”

丽日脸上带著笑容 ,抬头对著狼人说 。

“我叫作丽日御茶子 ,你叫什么名字 ?”

没有回应 。

“欸 ~你不告诉我吗 ?”

仍然没有回应 。

“不用害怕 ,告诉我没关系喔 。”

“哈 ?谁说我害怕了 ?”

狼人打断丽日的话 ,转向她说著

“老子叫爆豪胜己 ,听到没有 ?”

有些稚嫩的声音传进丽日的耳里,她看向狼人 ,对上那有如血液一般鲜红的双眼 。

【胜茶/万圣节paro】下著雨的那个夜晚(1)

设定 :一百七十岁(相当于人类的十七岁)的魔女丽日和七岁的狼人爆豪的故事
#OOC预警(第一次写文(哭
#年龄操作有
#废成渣的文笔 ,不固定的文风
#大概是虐文 (?
#比起恋人更像是互依共存,互相救赎的关系的关系 。

【序】

早晨 ,白亮的阳光穿过树林 ,轻轻洒落地上 ,棕发的少女踩著轻快的步伐 ,走过沾满露水的草地 。她沿著地上被踩踏出的小径往前 。

左转 ,往前 ,跨过倒下的树干 ,再继续向前 ,右转 ,踩上堆叠的岩石 。

像是呼吸般自然 ,少女不带一点犹豫的穿梭在森林中 ,嘴中哼著轻快的旋律 ,嘴角微微上扬 。那是当然的 ,毕竟丽日最喜欢这项日常工作 ,独自一人在清晨的森林享受宁静 ,使人心情愉悦 。然而这种日常也有被捣乱的时后 ,像是大雨的夜晚后土地会变的泥泞不堪 ,或是偶尔会看到受伤的动物 。即使如此 ,这次的变数依旧让丽日震惊不已 。

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等等就会知到了 。
等到丽日看到草地上斑斑血迹后 ,沿著这些鲜红的痕迹往前走 ,然后发现倒在地上的狼人后 ,你就会知道了 。

【第一章-伤痕累累】

丽日御茶子也不知道事情怎发演变成这样的 。

她看著自己家里整洁的客厅 ,舒适的毛皮沙发 ,以及 ……躺在沙发上伤痕累累的孩子 。

窗外的阳光依然灿烂 ,但丽日的好心情早已被打坏 。
早上例行性的出门采集药草 ,却在树林里发现受伤的狼人 ,而且还是个小孩子 。身为烂好人丽日当然又克制不住的把他带回家了 ,毕竟伤势那么严重 ,继续躺在那里只能等死 。
“我还有工作要做啊啊啊 !今天本来要做卖给村庄的药水 ,还要整理药草柜啊 !”丽日在心里呐喊著 ,一边咒骂自己的软心肠 。
“可是 ……”
丽日的视线飘到沙发上的小男孩身上 。金色的头发和狼人代表性的耳朵 ,有些苍白的皮肤被泥土和露水弄脏 ,双臂布满著刮伤,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 ,赤裸的双脚被森林崎岖的地形弄得伤痕累累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糟的 ,丽日看向男孩的腹部 ,被染红的衣服以及怵目惊心的伤口 ,犹如被利刃次穿一般 ,半凝固的鲜红血液像是在述说著骇人的故事 ,意味著缓缓流逝的生命泉源 。
“……要是没人帮他的话就太可怜了 ”丽日想 。

“好了 !”丽日满意的看著自己的「杰作」。
男孩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身上缠满著绷带,脸上的泥土也被擦去 。
“终于包扎完了 !”丽日起身离去 ,准备继续进行自己原本的工作 ,却看到大门到客厅的地板全是泥土 ,那时急著把狼人带回家完全没有注意到 。
“…………”
“我到底为什么要没事增加自己的工作量啊 ?”丽日哀怨的说到 ,把受伤的「小动物」带回家照顾不知道多少次了 ,每次都落得这种下场 。

终于把工作做完的丽日摊在椅子上 ,转头看向身边的男孩 ,黄昏时分橘红色的光芒洒在他的脸上 ,金色的头发此刻犹如火燄般的耀眼 ,原本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了颜色 ,丽日这才注意到这个孩子十分 ……漂亮 。宛如具有魔法一般的金发 ,在狼人中少见的洁白皮肤 ,像是艺术品一样的睫毛 ,以及精致未成熟的尖牙 。
“果然还没醒过来啊 ”丽日喃喃的说到“也是 ,毕竟伤的那么重 ,要醒来还要一段时间吧 。 ”丽日听到自己的声音以及狼人浅浅的呼吸声混合在一起最后消失在寂静房子里 。
                                                               TBC